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死神之黑崎一一护风流传】(1-8)

【死神之黑崎一一护风流传】(1-8)




                (一)
  我如今的名字叫黑崎一护,十五岁,高中生一年级。现生活在日本一个叫空
座町的小镇上。过着平凡的生活,比较郁闷的是,我经常会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
的东西——比如幽灵。
  关于我为什么会看到幽灵,我想了很久,或许是一个原因吧。在我的记忆深
处,埋藏着一段残缺的遥远的记忆。
  在那份记忆里,我曾经生活在一片遍布忍者的世界中。那时我是火之国木叶
村中,宇智波一族的族人。
  年轻有为的我本来应该是前途一片光明,但却在某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被
族中一个叫宇智波鼬的少年给宰掉了。
  那丫的不是一般的狠啊,整个宇智波家在一夜间被他和他的同伙屠光了。我
这个善良的路人甲因为拥有着宇智波的血统,所以也被屠掉了。实在是很郁闷的
事情。
  然后,在过了很长时间后,我又醒过来时,就发现我变成了名为黑崎一护的
少年,开始了我平凡的人生。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拥有了看到幽灵的能
力。
  (咳咳,本来是不准备安排穿越的。但为了来对付大BOSS蓝染的镜花水
月,于是我又强行给主角套上了这么一个身份。安排一对写轮眼,以用来对付蓝
染大叔的幻术。)
  今天放学后,我依旧来到附近的一条街道上,在街道的灯柱下放上些祭品。
这里前不久的时候挂了个小女孩,模样挺可爱的,挂了后成了幽灵。于是我在路
过的时候就会带些祭品过来,免得这小女孩因为没有祭品挨饿。
  「大哥哥,又麻烦你了。」灯柱下,一个小萝莉的身影缓缓显示出来。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我挥了挥手道。
  「那大哥哥,你今天想要吗?」小萝莉低头,手指相互缠绕着,轻声问道。
  「呃,好吧。」我抓了抓头,点头应道。
  带着这小萝莉,来到了附近的一处河岸边。这河岸边长着高大茂盛的芦苇植
物,人一旦钻入到芦苇丛中就不会被人发现。
  进入到芦苇丛中后,我拉开裤裆露出了自己的大肉棒。
  小萝莉脱去了自己的短裤,再轻轻拉开自己的小肉裤,露出了洁白无毛的阴
阜。她熟练的用自己的食指和无名指分开自己的阴唇,并将中指一点点挤入到自
己的小肉穴之中。
  此情此景,顿时让我的肉棒怒涨起来。虽然我不是萝莉控,但一个水嫩的萝
莉在我面前做出这样诱惑的动作时,我还是会勃起的。废话,这样如果不能勃起
的话就是性无能了。
  「好哥哥……」小萝莉双颊发红,口中喃喃念着,同时中指在自己的阴道中
抽动起来,沾沾的蜜汁从她那鼓胀的肉穴中不断的涌出。
  我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开始上下套动。
  小萝莉向前一步,飘浮在空中,然后将自己的屄口对准我的肉棒,缓缓套了
下去。
  当然,其实我们俩是接触不到一起的。我能看的到幽灵,但我却碰斛不到幽
灵,同样,她也碰斛不到我。
  所以,其实我现在只是在打飞机,她也只是在手淫。
  不过在视觉上,我的阳具和她的小穴紧紧的结合在了一起,她的身形上下套
动,就象是在套着我的肉棒一样。
  「好烫,好烫,哥哥,你再用力点。我好舒服……」小萝莉出声娇唤着,她
上下套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中指在她自己的肉穴中狠狠的捅着,就象是要将自己
的肉穴捅个对穿一样。
  我手中套动的动作也开始加快。
  滋滋……一股阳精从我肉棒中射出,精液穿过小萝莉的身体,打在边上的芦
苇丛中。
  而小萝莉也软软的趴坐到地上,淫水不断的滴落。
  这种方法,是小萝莉想出来的回报我的办法。每次我在给她送上祭品后,她
总会拉着我到这里打上一炮。虽然没有真实插入的感觉,但在视觉上却极有享受
感。
  打完炮后,我清理干净。然后对着小萝莉摆了摆手,示意她回去,我明天再
过来看她。
  「大哥哥,明天见。」小萝莉清脆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在我刚离开小萝莉所在的那街道的时候,突然从那街道处传来了一阵爆炸的
声音。
  「怎么回事?」我急忙回过头来,朝着那爆炸处跑去。
  爆炸的烟雾中,我看到了一个戴着巨大面具的虫子,那虫子身体巨大无比,
还长着象螳螂一样的镰刀前肢,在怪虫的胸口还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妈的,这太
奇怪了吧,胸口都破了这么大的洞竟然还不死?
  「大哥哥……」这时,幽灵小萝莉从那尘雾中跑了出来,朝着我大声叫道:
「快跑……」
  我愣了一愣,马上跟着小萝莉拼命的朝远方跑去。
  那只戴着面具的怪虫紧紧追着我和小萝莉不放。一路上引起了一连串的爆炸
声。让我奇怪的是,那只面具怪虫能接触到物质的东西,但却又象幽灵一样,周
围的人全都看不到它!只有我能够看到!
  这是什么怪物!
  怪虫虽然身体笨大,但速度却意外的快速。它巨大的身体移动一步就是数十
米的距离,我和小萝莉根本跑不过这怪物。
  正在这时,我看到了一名黑发的少女从天降落!
  少女黑色的长发披肩,一对明亮的眼睛水淋淋的。她身着黑色武士服,在她
的腰间,还插着一柄长刀。
  黑发少女轻轻一跃,就跃到了十来米高!她的手按在刀上,抽刀一斩,便在
怪虫的身上斩出一道巨大的伤口。接着黑发少女再次跃起,双手握刀一招力劈华
山,轻易的将巨大的怪物砍成了两半!
  妈的,这份实力放在忍术世界中,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啊!就算是火影大人,
也不可能一刀将这么巨大的生物砍成两半。太逆天了!
  我正想着的时候,黑发少女淡淡地望了我一眼,然后轻轻一跃消失在我的视
线之中。
  怪虫被消灭了,我松了口气。嘱咐小萝莉小心一些,然后我便朝家中走去。
     ***    ***    ***    ***
  夜晚,家中的老爸和两个妹妹都已经入睡。我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顺手打
开了一部《小泽玛莉亚》主演的A片。脑海中想的全是白天那个黑发少女。
  然后坐在电脑前打飞机,体谅我这个正值青年欲火旺盛的少年吧。白天被幽
灵小萝莉勾出一身的欲火却无处发泄。只能半夜里一个人孤单的打飞机。
  飞机越飞越高,渐入佳境。
  正在我快要高潮的时候,一只黑色的蝴蝶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我微微一愣,哪来的蝴蝶啊?
  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然后一名黑发的少女穿过
我的墙壁,出现在我的房中。
  少女黑色的长发披肩,黑色武士服,腰插长刀。不错,正是早上看到的那个
黑发少女!
  「很近了,感觉就在这里。」少女走入我的房间,打量着四周。
  我尴尬地坐在电脑前,右手还握着自己的肉棒,呆呆地望着这少女。
  但眼前这少女似乎根本就当我不存在一样,愣愣的正面朝着我走了过来。
  嗞嗞……我的右手停止了打飞机的动作。一股白浑的精液从我的肉棒中喷射
而出!
  「啊?」正前方的黑发少女疑惑的望向光着屁股的我。好死不死的,射出的
精液划过漂亮的弧线,一举落入到黑发少女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里。
  又是一道,又来了一道,再来一道……
  足足射了十几道,才停止下来。
  怎么射了这么多啊,我嘴角抽搐,望向正前方的黑发少女。
  此时她愣愣地望着着,在她的嘴角还滑落着我射出的精液,形成了一副淫靡
的场面。
  少女伸出手指,抹过自己嘴角的精液,在自己的鼻子下轻轻嗅了嗅。又用纤
指捏着手中的精液。
  「咦,我能碰的到这东西?」少女愣愣的望向我,看到我的表情后,她又用
怀疑的语气朝我问道:「你能看的到我?」
  「废话啊,当然能看的到。」我吼了一声,敢情这丫头当我看不到她呢,难
怪进入我的房间后显的如此自在。让我郁闷无比,偷偷的打次飞机都被人看到。
  「不可能啊,普通的人类怎么可能看的到我?」黑发少女显然有点天然呆的
属性,她轻轻一跃蹲到我的大腿上,伸手想要捏我的脸。
  我连忙用手拍开她的手,她的手上粘着我的精液,要是再往我脸上抹,成何
体统呐。
  「咦?你是早上的少年啊。」少女打量着我的脸后,突然醒悟道。
  「你现在才想起来啊。」我苦笑着,现在这少女和我的姿势实在太暧昧了一
点。我连裤子都还没来的及拉上,少女却蹲在我的大腿上,紧紧地盯着我的脸。
  想起这少女诡异的穿墙而入的方式后,我想通了一点。
  「你是幽灵对吧?就算你是幽灵,也不能随意的进入一个男人的房间啊。」
  「我不是幽灵。」黑发少女将嘴里的精液咽了下去,然后道:「我是死神,
从尸魂界而来,负责消灭这片区域里的[虚]。」
  「虚?」我疑惑地问道。
  「最近你们附近不是常常发生,就是那种戴着面具,身上有个洞的东西。属
于邪灵,我们称它为虚。我的任务就是消灭掉这些虚。」
  「哦。」我暗暗点了点头,道:「总的来说,你是从那个什么界来的,专门
为了保护人类,消灭恶魔的死神?」
  「非常正确。」黑发少女用力的点头。
  「而早上袭击我和小萝莉的怪物就是你所说的虚对吗?」
  黑发少女再次用力的点头。
  「好吧。」我用力地吸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来用力的抓住少女的头部:「混
蛋,你当我白痴没见过死神吗?当年四代目大战九尾时,尸鬼尽封时召唤出来的
死神,我正好凭着写轮眼见过一面。可恶的小丫头竟然敢欺骗我!」
  「可恶!」黑发少女狠狠道:「小子,你竟然不相信我?」
  「废话,别以为拥有点特殊的能力就敢自称是死神。」我恨恨道,伸手将她
从我大腿上抱了下来。
  如果不是刚射了一炮,我现在一定要将这小丫头剥光,狠狠干上一炮,让她
明白欺骗我黑崎一护大人是怎么样的下场。
  「混蛋,缚道之一,塞!」黑发少女伸手在我身上一点。
  顿时,我整个人就象被绳子捆住了一样,跃倒在地。
  「混蛋,知道厉害了吧!这可是死神专门的法术——鬼道!」黑发少女得意
洋洋地对我说:「而且小鬼,别看我外表年轻,我的年龄绝对是你的十倍以上!
不要叫我小丫头,知道吗?」
  我在地上象条虫子一样蠕动,挣扎。好奇怪的法术,不象是我接触的忍术。
但跟忍术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可恶,要不是我的写轮眼不在了,无论是什么法术,只要不是血继和密术,
我只要看一眼就能复制下来!
  「最后小鬼。」黑发少女的目光落在我胯下的阳具上:「刚才那个蛮好吃的
白糊,应该就是男人的精液吧,精液是从这里喷出来的吗?」
  她伸出纤手,握住了我的肉棒。
  冰凉的纤手握上我的肉棒后,让我猛地打了个哆嗦,原本半软的肉棒更是迅
速在她手中膨胀起来,片刻之际已经硬的象钢铁一样……
                (二)
  黑发少女明显是个毫无性经验的菜鸟,她冰凉的手握住了我的鸡巴,左右摇
动,又用纤指拉起我的包皮,向上拉扯。
  越是没有性经验的少女,越是容易挑起男人的欲火。就象这黑发少女一样,
虽然她的动作僵硬,毫无技巧可言。但她冰凉的手摆武着我的肉棒时,却让我的
肉棒膨胀到前所未有的地步。这种感觉,不象有经验的女人那样刻意的做作,比
起那些经验丰富的女人来,虽然没有丰富的技巧,但也有种别样的享受。两者就
象华丽大餐与青菜豆腐一样,各有各的风味,真是会折腾人的小妖精啊。
  「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射出精液来?」黑发少女蹲在我身边,手指捏着我敏感
的龟头,她手指上传来的冰凉感觉让我舒服得打了个哆嗦。
  「哦……」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用你的手,握住我的肉棒……对,就是
这样。最好将妳的食指顶在我的龟头上面……对,就这样。这样能给我更大的快
感,然后再上下套动!很好,就是这样!」
  黑发少女依言,白嫩的小手握着我的大肉棒,只是由于我的肉棒型号巨大的
原因,黑发少女一手根本握不过来,所以她只有用双手一上一上握住整根肉棒,
右手的食指顶住龟头的尿道口,然后生涩套动起来。
  一看她的动作就知道是第一次给男人做这事,套动之时,她的指甲常常会不
小心刮到我的龟头嫩肉,引的我一阵颤动……
  一直套动了五六分钟后,黑发少女停下了手,轻轻的甩动自己的手腕:「怎
么还没射出来啊,手都累了啊。」
  「拜托,才五分钟啊。」我翻了翻白眼,我自认为自己的持久力虽然不算太
好,但一般情况下坚持半个来小时还是没问题的。
  虽然少女生涩的套动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刺激感,但也不至于五分钟就射出来
啊!
  「可是我的手都累了啊。」黑发少女用巨大的眼睛紧紧的盯住我:「你快点
射出来不就行了?」
  「唉,真是没办法啊。」我摇了摇头,道:「看样子只好再教妳一招了,那
就是——口交!」
  「除了用手之外,你还可以用嘴来含住我的肉棒。然后一边用手上下套动,
一边用嘴吸吮、舔动。这样就能坚持到我射出来了。」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我试试。」黑发少女甩了甩手,再将我的肉棒握住,然后伏下身来,
将自己的头发搀到脑后,朱唇轻启,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棒。
  肉棒太粗,所以她尽量的张开小嘴,也只能含入小半肉棒。
  「哦,舒服……」我呻吟出声来,这黑发少女的嘴巴很小,可嘴唇却很有肉
感,丰润的嘴唇紧紧的含着肉棒棒身,龟头进入了湿润温暖的小嘴里。让我美的
冒泡!这张小嘴,比起大多数女人的小屄都要舒服。
  含着肉棒,黑发少女继续上下套动。初时她并不习惯,用嘴含着肉棒时,她
的牙齿常常会刮到我的龟头,让我更是一阵阵舒服的哆嗦。而在含了一会儿后,
她渐渐进入了节奏,脑袋也随着小手的套动前后摇晃起来。
  丰润的小嘴包裹着肉棒,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滑落到肉棒之上,让她小
手套动起来更加顺利。
  同时她的小舌也加入了工作,将我的龟头包裹起来,不断的用舌头舔着我龟
头下边的冠状沟,那里可是和龟头一样敏感的地方呢。
  真是有天份的小妞啊。我心中暗暗赞叹!如果加以时间培养,绝对能成为一
个上好的尤物。
  「呜……」这样套了十来分钟后,黑发少女双手累了,小嘴也累了。
  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射出来,所以黑发少女有些生气了。小嘴累了,她便干
脆用牙齿轻轻的咬着我的龟头,轻轻的用嚼动着。
  然后小手更是疯狂的套动起来,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
  「哦,舒服,真是要命啊……」我舒服的呻吟着:「再快点,你做得很好,
牙齿咬的时间再稍稍用力一点点。小手速度再快点,我感觉要射了,加油!」
  黑发少女听到我的话后,顿时来劲了,她的牙齿稍稍加了点力气,用牙齿在
我的龟头上磨着。两只小手更是疯狂的套动着,速度之快都出现阵阵残影!
  「要来了,要来了!」我兴奋的吼叫着,小腹不断的上挺,将肉棒迎向黑发
少女的小嘴。
  「呜……」突然,黑发少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屁股坐到我的身边,委屈
的望向我,道:「不行了,真的没力气。手都酸了,嘴巴也酸了!」
  「不是吧!」我顿时感觉从天堂一下子掉到了地狱,明明快要有射精的快感
了!但看到黑发少女委屈的模样,我又不好说什么。
  「好吧,没办法了。看样子得施展一项绝技了。」我望向黑发少女的双腿。
在黑色武士袍之下,少女的脚上穿着一双草鞋。虽然她的脚上还套着一双白色布
袜,但依旧能看出少女的脚型很漂亮,「除了手交和口交外,还有一项绝技,叫
做——足交!」
  「足交,就是用脚!用你的双腿压住我的肉棒套动……不对,不是让你穿着
鞋子踩我的鸡鸡!我是让你给我足交,不是让妳SM我!把你的草鞋脱掉,再把
袜子也脱掉,对,这是这样!」我朝着少女吼道。
  少女依旧脱去草鞋和布袜,很快一双白嫩嫩的小脚丫展现在我的眼中,果然
是很极品的小脚,肉肉的,白白嫩嫩的,很适合足交。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看一
些。
  少女坐到我的跨间,伸出自己的双腿,将自己的脚掌合拢包住我的肉棒,上
下移动,前后磨擦。
  「好舒服……」我,黑崎一护再次从地狱奔向天堂!
  少女肉肉的脚掌压着我的肉棒,这种斛感实在是美妙无比。
  在摩擦了一会儿后,黑发少女在性方面的天赋再一次展现出来。她时而用小
脚压住我的肉棒,用另一只脚掌顶在我的龟头上,用脚掌揉着我的龟头。时而用
脚趾夹住我的龟头来回套弄……
  「好爽……好爽……你再用力点,马上就要射出来了!」我舒服的呻吟着,
好不容易达到了快感巅峰!
  黑发少女点了点头,小脚用力拨弄着我的肉棒,想方设法的刺激我的龟头。
  「快加速,要射出来了!」我吼叫一声。
  黑发少女连忙用自己的双脚掌合压住我的肉棒,快速的套动起来。
  「射了,射了!」我大吼一声,肉袋一阵紧缩,肉棒猛的涨起。
  黑发少女猛的移开自己的脚掌,张口咬住我的肉棒,用力的一吸。
  卟卟卟!数十股精液全数射入到黑发少女的嘴中。
  黑发少女喉咙连连咽动,将我射出的精液全数咽了下去。
  射完精后,黑发少女还舍不得放过我的肉棒,嘴唇紧压住龟头,狠狠的一阵
吸吮。
  这一吸,顿时将我尿道中残余的精液全数吸了出去,吸的干干净净。差点把
我的尿都吸出去了。
  「唔,好吃。」黑发少女依依不舍的松口,舌头轻轻舔着嘴角,将嘴角边上
的精液全数卷入口中:「多谢招待……」
  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吸精魔女的身影浮现在黑发少女的身后……这丫头,
不会是传说中的吸精娘娘转世吧。
  「好累。」少女软软地倒在我的身边,面朝向我,盯着我的脸。我这一炮打
的很爽,这黑发少女却是累惨了,小手,小嘴,双腿恐怕现在都处于软弱无力的
状态。
  「少年,我叫朽木露琪亚,护庭十三队死神,你叫什么名字?」黑发少女望
着我,出声问道。
  「一护,黑崎一护。」我出声道:「现在,你可以将我松开了吧?」要不是
刚才身上还中着这黑发少女的法术,我早翻身上马,将这少女压在身下XXOO
个一万次了!
  「不行,现在还不能放开你。一会儿等我恢复体力后,我们再来一次,我还
想要吃那种叫精液的东西。」黑发少女趴在我的身边,嘻嘻笑道。
  「啥?你还要?」我感觉冷汗从额角滑了下来,这一炮可是我今天的第三炮
了啊!一开始和幽灵小萝莉玩了一炮,回来后自己打了一炮误射到黑发少女朽木
露琪亚,然后又被她强迫开了一炮。还要再射的话,就算我是铁打的身子,也吃
不消啊。
  「当然,我们有的是时间。我还想再多吃几次。」朽木露琪亚认真道。
  远在天国的妈妈大人:我想我明天就可以前去看望您了,请您为我在天国安
排一个房间吧……儿子,黑崎一护上。
  砰……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在我的楼下传来了一声爆炸的声音。
  同时,还有一声悠长有力的怪啸声。
  「那是,虚的叫声!」朽木露琪亚一跃而起,抓起身边的刀剑。
  虚?那种怪物吗?我心中暗道。
  这时,走道上传来了妹妹黑崎游子的惨叫声:「哥哥……哥哥……快救救夏
梨!」
  夏梨?是那种虚的怪物袭击了妹妹们吗?
  可恶!敢对我的妹妹动手?
  无论是邪灵也好,虚也好,敢对我的妹妹出手,我绝对不会放过……
                (三)
  「是虚。」名为朽木露琪亚的少女在听到怪物的叫声后,立马握起刀剑便朝
着楼下冲去,连鞋子都没穿就跑下去了。
  「喂,先替我解开法术啊。」我在身后苦笑,不过露琪亚已经跑远了。
  「真是麻烦啊。」我苦笑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全力调动自己身上的查
克拉。
  在成为黑崎一护之后,我并没有放弃以往的修练。不过在我修练查克拉时似
乎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变的不太象查克拉,更象是刚才露琪亚身上的那种能
量。(可怜的家伙,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身上的力量叫做灵力。)
  更重要的一点是,我的身上查克拉的量庞大的吓人!我相信我现在身上的查
克拉量绝对不会比尾兽的查克拉少!(这是当然的啊,一护少年除了灵力超级超
级庞大之外,就一无是处了呢。灵力庞大可是一护少年仅有的几个优点之一。这
可是一护少年靠着吃饭的本领呢。)
  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人,我除了三身术外,还掌握着更高阶的「多重影分身
术」、「手里剑影分身术」、「风魔手里剑」、「火遁·豪火球之术」、「火遁
·火凤仙之术」等等一系列宇智波一族拿手的火遁忍术以及幻术。
  体术方面则掌握着木叶流的体术以及「八门遁甲」。
  「呼。」我强吸了一口气,先将体内的查克拉聚拢,然后一口气爆发出来。
  这是忍者们用来解除「幻术」的技巧,同样用来解除一些束缚类的忍术也有
一定的效果。
  「开!」我沉喝一声,查克拉爆发开来后,身上的束缚法术被我一口气冲了
开来。
  快步跑向走廊,妹妹游子受了些伤,倒在地上。
  混蛋,我咬了咬牙,将游子抱到我的床上。两个妹妹可是我从小一点点带大
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我平时都舍不得让她们受一点的伤,可恶的怪物,我绝对
不会放过他们。
  安置好妹妹,我迅速地冲到了楼下。
  在楼下,一个戴着面具的巨大人形怪物手中抓着我的另一个妹妹夏梨。
  面具,加上胸口的空洞,是露琪亚口中的虚吧。
  「放开我……好痛……」夏梨被虚紧紧抓在手中,痛的大叫出来。
  愤怒充斥着我的大脑。
  一股查克拉从我灵魂深处冒了出来,直涌向我的双眼。
  熟悉的力量,这是——写轮眼的力量!
  我睁开眼睛,三勾玉血红色的写轮眼在眼眶中旋转着。同时,我的手中开始
迅速的结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宇智波家族最骄傲的忍术,也是我用得最顺手的忍
术。这也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使用忍术。
  但是,以往一结印就能使用出来的豪火球之术,却没有出现……是因为,查
克拉变异了的原因吗?
  既然无法使用忍术,那么……
  「八门遁甲,第一门,开!休门,开!生门,开!」一瞬间我连开了三门,
这也是我现在能控制的极限。
  八门遁甲带给我强大的力量与速度,我瞬间出现在虚的面前。
  「木叶旋风!」一记有力的鞭腿扫向虚抓着夏梨的手。
  砰……的一声,虚的手受到了重击,松开了夏梨,我连忙接住夏梨。
  「哥哥……我好怕。」夏梨缩在我的怀中,痛哭起来。
  「小心!」这时,露琪亚大叫一声,她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然后凭空出
现在我的身前,举刀挡住了虚挥向我的拳头。
  锋利的刀剑挡住了虚的拳头,在它的拳上斩出了一道伤口。
  「呜吼……」虚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吼叫,身形向后一退,然后在它的身后出
现了一个黑洞一样的东西,这只虚钻入到了那黑洞之中。
  「逃了吗?」我出声问道。
  「不,不是。只是缩回了黑腔,准备偷袭我们。」露琪亚丝毫没有放松,警
惕的打量着四周。
  「黑腔?」就是那个黑洞吗?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按露琪亚的意
思,这只虚还在附近隐藏着是吧。
  我的嘴角露出了冷笑,在写轮眼面前,隐藏是没有意义的。虽然写轮眼没有
白眼那样的探测能力,但想查找一个潜伏的大个子还是没问题的。
  血红色的三勾玉在我的眼中急速转动。
  「在那里!露琪亚小心,在你的身后!」我叫出声来。
  咔!但是,晚了一步。那只巨大的怪物一下子从黑洞中钻了出来,一口咬向
了露琪亚。
  经过我的提醒,露琪亚已经急速回刀挡向身后,但还是被怪物咬到了。
  鲜血从两人交战之处喷出。有露琪亚的,也有那只怪物的。
  「可恶!」露琪亚闷哼了一声:「一开始弄你的鸡鸡弄的我手腿发软,使不
上力来……」
  「……」好吧,我承认我有罪,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诱惑露琪亚为我手交加
足交,还搞的她手腿发软……
  「可恶,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吃掉的。」露琪亚出声道,她可是很清楚,对
于虚来说,受伤的死神可是最美味的食物。
  「我们要怎么办?」我出声问道,可恶,偏偏在这个时候我的忍术还用不出
来。否则的话凭着我现在堪比尾兽的查克拉量,光用豪火球术都能将这个怪物轰
成残渣!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露琪亚靠在墙上,望向我道:「让你暂时成为
死神。」
  她困难的举起手中的剑,对准我道:「握住我的斩魄刀,刺入到你的胸口。
我会将死神灵力输入到你的身体中让你暂时成为死神。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知道了。」我迅速来到露琪亚的身边,握住她手中的刀剑,毫不犹豫的
刺入自己的胸膛……
  强烈的白色光芒在我身上闪烁而起。
  一股查克拉从露琪亚的身上涌现过来,同时我体内的查克拉和露琪亚的产生
了共鸣。
  下一刻,我感觉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身。
  黑色的武士袍,巨大的双手刀。还有那种对查克拉使之如臂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让我领悟到了一件事情——难道说,这种变异的查克拉,只有
在灵魂状态才能彻底的发挥吗?
  「吼呜……」虚大吼一声,朝着我扑了过来。
  巳-未-申-亥-午-寅,我的手中迅速的结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这一次,那种熟悉的查克拉流动感觉涌上心头!
  轰!巨大的火球出现在虚的面前,将虚一举吞噬!
  「呜!」巨大的虚在火球中痛苦的呻吟。
  「接下来,去死吧!」写轮眼急速转动,将怪物身体的脆弱之点一一展现在
我的眼中。
  我挥动着手中的巨剑,对准怪物头顶的面具,狠狠的一刀斩下。
  弱点攻击,致命一击!
  一刀,便将怪物斩成了两半!
  而在我的身边,朽木露琪亚呆呆地望着我,小嘴已经张成了O状。她身上的
黑色武士服已经消失,仅着一件白色的亵衣。
  「怎么可能,我刚才仅仅是想输送一半的灵力给他的,为什么他会将我身上
所有的灵力都抽走了?还有,他的这火球,是鬼道吗?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这个
鬼道?」
  「还有之前,我在他身上设下的『缚道·塞』,他是怎么解开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露琪亚的小脑袋已经彻底死机了……
     ***    ***    ***    ***
  次日清晨。
  我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然后发现自已的两只手臂都被压的发麻,转过头
一看发现我的两个妹妹各占着我的一只胳膊睡的正香。
  「哦对了,昨天战斗之后,我直接就将她们扔在我的床上了。」我思索了一
会儿,才想起昨天的事情。
  砰!
  这时,我的门被人暴力地踢了开来,然后,一个很白痴的声音吼叫了起来:
「哇哈哈……早上好啊……一护……」
  接着,一个中年大叔从门边跳起,抬腿朝着我踹了过来。
  介绍一下,这个热血过头的中年大叔就是我现在的父亲黑崎一心。每次看到
他时,我总会想起木叶村里的一道风景线——西瓜皮河童头的热血阿凯。同样是
这种脱线的热血大叔。
  对于这种大叔,我一向是很无爱的。于是我抬起腿来,朝着老爸的脸狠狠的
踹了过去,一腿将他踢飞了出去……
  「爸爸,一大早的好吵啊。」身后的游子揉着眼睛,半坐起来。
  「真是幼稚的爸爸。」夏梨也醒了过来,对着老爸道。
  「呜……」老爸顿时扑向母亲的遗照:「老婆大人,孩子们都长大了,都不
可爱了,都开始嫌弃我这个父亲了……」
  「话说,很奇怪呢。」老爸每天一次的哭诉结束后,指着楼下墙壁上的大洞
道:「昨天晚上竟然来了辆大卡车,将我们家撞成这样呢。」
  「是啊,我们竟然都没能醒来,好奇怪。」游子接口道。
  「犯人竟然逃走了,真不爽啊。」夏梨继续接口。
  「……」卡车撞的?还犯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她们都不
记得了?我疑惑地望着妹妹……
  还有朽木露琪亚少女呢?怎么不见了?
  抱着满脑的疑惑,我在用完早餐后,往学校走去……
     ***    ***    ***    ***
  空坐町第一高中。
  当我进入教室的时候,正好听到有人提到我的名字。
  「听说一护家被卡车撞了啊,我今天早上路过的时候,发现他家被撞了很大
一个洞呢。」
  「耶?一护家被撞了?那他受伤了吗?」提问的是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女,她
叫有泽龙贵,四岁时就和我相识。是一个很帅气的女生,虽然胸部小了点,但还
是蛮有个性的。
  说起胸部的话,就不得不提一下龙贵边上的少女了——井上织姬!她的胸部
可是人间胸器级别的!在我的印象中,只有我们以前的木叶之花——三忍之纲手
大人的胸部才能和井上织姬的胸部比拼一下。
  这样的胸部如果用来打胸炮的话肯定会爽毕掉的。
  说实话我在第一眼看到这位MM的胸部时,就很想要泡她当女朋友。巨乳啊
巨乳。只可惜这位MM好象跟我很不对路,只要一看到我,就马上变的象兔子一
样。我跟她讲几句话的时候,她总会无视我的话,独自陷入发呆状态。
  可怜的一护,完全不知道这是因为井上织姬喜欢自己的原因,才会遇上他就
害羞,讲几句话就发呆。
  「咳咳,龙贵,让你失望了,我还好好地活着。」我走了过去,轻轻的按在
龙贵的脑袋上,揉着她的头发,将她帅帅的发型弄的一团乱。
  「一护同学早。」边上的井上织姬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又红着脸开始发呆
了。
  我叹了口气,看样子井上织姬属于冷感美人啊,想拿下她恐怕很有难度。
  「你就是黑崎一护同学吗?请多多指教。」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
的边上响了起来。
  我转过头来一睦,便看到了朽木露琪亚少女!此时的她竟然身着我们学校的
校服,坐在我的身边!
  靠,她不是死神吗?普通人不是不能看到她的吗?那为什么她现在又坐在这
里?昨天她又怎么消失的?
  「这位是今天刚转校过来的朽木露琪亚同学,一护你不认识吧。」龙贵在我
身边向我介绍道。
  我的嘴角开始抽搐。
  「一护同学。」朽木露琪亚靠近我,在我耳边柔声说道:「我想要吃精液了
哦,不如我们出去好好谈谈?」
  于是,我晕乎乎地被露琪亚拉出了教室,拉上了学校的阳台……
                (四)
  被露琪亚少女拉到了天台之上,然后她迅速的解开我的裤腰带,将我的肉棒
捉了出来,两只纤手握住肉棒,剥开包皮,轻轻揉了两个,让我的肉棒一下子膨
胀起来,然后她熟练的套住我的肉棒,轻巧的套弄起来。
  真是相当有天份的少女,昨天还很生涩的动作,今天一早竟然变的这么熟练
了。
  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惊讶一样,露琪亚得意洋洋的对我说道:「昨天有人教了
我一个方法,让我用一根萝卜来练习技术,我昨天足足练到了半夜呢!」
  说完,露琪亚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夸奖我吧,夸奖我吧的表情。
  我的额角滚下一串的汗珠——他娘的哪个混蛋这么无聊,竟然教露琪亚少女
这些不健康的东西……
  等下,黑崎一护,说起来的话,你昨天教给露琪亚少女的东西才是最不健康
的吧!
  实在太可惜了,露琪亚原本的生涩套弄别有一番风味,现在一下子变得熟练
了……我还没尝够露琪亚那生涩的手交技术啊……
  「呼,舒服。露琪亚,把我叫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我舒服的直哼哼,
然后靠坐在天台上,分开双腿,让露琪亚跪在我的双腿之间。同时轻轻的摆动鸡
巴,配合着露琪亚的小手。
  我真是个口不对心的人啊,一边还在想着露琪亚原本生涩的手淫技巧,一边
却又被如今露琪亚熟练的技巧服待着直叫舒服:「你再用力一些,哦……对,很
好!就是这个力度。对了,说起来,你的任务应该完成了吧,你怎么还不回那个
叫什么魂界的地方?」
  「我暂时回不去了。」露琪亚出声道:「我身上的死神力量全部被你吸收过
去了,在我恢复力量之前是没办法回去了。我现在身上就只留下一点点的能量,
连活动一下都需要依靠义骸呢。」
  「义骸?什么东西?」我疑惑地问道,说起来今天早上露琪亚竟然能让普通
人也看到了。难道是这个义骸的功效?
  「就象我现在的身体啊。」露琪亚停下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身体道:「义骸
就象衣服一样,穿上了它我就能象普通的人类一样。所以就连普通人也可以看到
并斛摸到我!」
  「果然如此。」我一手按在下巴上,轻轻点了点头,视线落到露琪亚学生制
服中那对小巧的乳房上。
  原来这就是义骸啊,我明白了。突然,我眼睛一亮!我用力地握住露琪亚少
女的双手:「既然义骸象衣服那样,那是不是就代表着你能换一些其他形状的义
骸?比如小泽玛莉亚、饭岛爱?或是巩俐、麦当娜、艾微儿……等等的?再不成
的话,明天你去做一个胸部很大的义骸吧,那样我们就可以使用性交的第四种方
法——乳交!这可是除了手交、口交、足交外的第四大方案!」
  「我现在不可以乳交吗?」露琪亚少女疑惑地问道。
  我伸出手,握住露琪亚盈盈一握的双乳:「虽然你的乳房和你的身材很配,
但用来乳交的话太小了!至少要有井上织姬那种尺寸,才适合来做乳交!」
  「好吧,我知道了,明天我去问那店长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出来。」露琪亚
认真地说道。
  「等下,我手又累了,换个姿势。」说完,露琪亚脱去了自己的鞋子,用自
己的双足夹住我的肉棒。这次她并没有脱去袜子,她的双足上穿着的是日本女高
中生们常穿的那种黑色丝袜。
  嫩嫩的小足上套上丝袜后,夹住了我的肉棒。小足的嫩嫩感加上丝袜那特殊
的质感,丝袜摩擦着我敏感的龟头,实在是爽毙了!
  这样夹着磨了一会儿后,她又换了个姿势。先用左脚的脚趾隔着丝袜夹住我
的包皮,将脚趾压到我的龟头上,轻轻旋转。丝袜和我的龟头摩擦时发出了[嘶
嘶]的淫糜声音……
  同时,露琪亚的右脚则压到我的肉袋上,时而轻轻下压,时而用脚背蹭着肉
袋。
  不错啊,露琪亚少女经过了一晚的学习,学到了不少的技巧呢。不知道教她
这些技巧的是谁。太邪恶了,竟然教给了小露琪亚这么多邪恶的技术。这些技术
无不抓住了男人最敏感的地方,进行有力的攻击,这些技术,太给力了!
  在享受着露琪亚服待的同时,我的脚也悄悄探向露琪亚的短裙。本来我还想
脱去鞋子的,但如今的姿势让我无法伸手脱鞋。
  不过顾不上这么多了,我直接将脚伸入到露琪亚的裙内,用鞋尖顶向她的阴
部。
  「呜……」敏感的露琪亚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声,她的手伸入到自己的衣
服内,捏着自己的乳房。
  「一护……」露琪亚妩媚的唤着我的名字:「在我……恢复死神的力量……
啊……之前。斩杀虚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呜……你可一定要帮助我啊。」
  「好吧,这点倒没问题。不过我要怎么象昨天一样变成死神的状态?」我出
声问道,同时右腿隔着内裤,死死的顶住露琪亚的小穴,脚尖左右旋转。
  「到时我有办法……呜……让你变成死神的……放心吧……你还没射吗?」
露琪亚出声问道。她感觉自己都快要高潮了……而我看上去却依旧没有一点要射
精的意思。
  「嘿嘿,至少要等到你双手双腿发软的时候,才是我射的时候啊。」我得意
无比的对露琪亚道。
  「呜……坏蛋……你快把脚拿开,我好象要尿尿了。」突然露琪亚的脸色剧
变:「不行了,要尿出来了。怎么忍都忍不住……」
  「这是怎么感觉……呜……好羞人,尿出来了。」初次高潮的露琪亚惊慌失
措,她的小内裤瞬间湿润了。
  「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会尿裤子。露琪亚,你太丢人了!」这个时候,我
非但没有跟露琪亚解释她这是因为[高潮了],反而邪恶的开始打击露琪亚,让
她误以为自己是真的尿裤子了。
  然后我抱起露琪亚娇小的身体,伸手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
  啪啪!手感真好,虽然露琪亚少女的屁股很小,但却竟然的很有肉感。
  「这是做为你尿裤子的惩罚,以后遇上这种情况,你一定要忍住!」我严肃
道,心里已经笑到内伤。
  「呜……」露琪亚双手捧着脸蛋,看都不敢看我。
  「好吧,做为对你尿裤子的安慰,张开小嘴吧,今天我格外开恩提前射精给
你!」我无比仁慈的捏住露琪亚的下巴,将肉棒塞到她的嘴里。然后迅速的套弄
着自己的肉棒,不刻意去压抑自己的快感,很快,几股浓浓的精液喷到了露琪亚
的嘴里。
  咕咕……露琪亚开心的含住我的龟头,将我的精液全数吞下。事后还咬住我
的龟头,狠狠一吸。连尿道中的点滴精液也不放过……
  「我先去换条内裤,一会儿班级中见。晚上我再跟你谈谈我们具体合作完成
任务的事。」露琪亚少女擦了擦嘴角,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哇哈哈哈……」在她离开后,我终于笑出声来。这纯真的小妞实在太容易
骗了,她还真把高潮当成尿裤子了呢。以后这点可以好好的利用,能从露琪亚身
上得到不少好处……
  正在我靠在天台上休息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从天台的门后闪了出来,出
现在我的面前。
  我抬起头望向这次突然的身影,由下往上看时,首先出现在我眼中的是——
一对超级巨乳!
  好大!这是第一印象!
  如此巨大竟然还能挺拔有力,丝毫没有下垂!这是第二印象!
  咕,我咽了口口水,巨乳啊巨乳,一向是我的最爱啊。就象我的初恋情人三
忍中的纲手姬一样。很小的时候,我只是远远的望到了当年的纲手姬,马上被她
那对巨乳所吸引,然后彻底的暗恋上了她,至今还难忘她那对走路都会颤抖的巨
乳。
  记忆中,能拥有如此巨乳的女人只有一个。我继续向上望去,果然,是有些
性冷感的同学,井上织姬!
  一护到现在还认为井上是性冷感,这让一直暗恋着他的井上情何以堪啊。
  「黑……黑崎同学。」井上的双手不停的互绞着,小脸涨的通红,低头望着
我喃喃念道。
  要不是我耳力不错的话,绝对听不到她细若蚊吟的声音。
  「是井上同学啊,有什么事吗?」我努力的伸展脸部的肌肉,对着井上织姬
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他对我笑了,他对我笑了……井上织姬瞬间被一护的微笑秒杀,张着嘴巴发
呆了……
  「唉,又失败了吗。」我心中非常的郁闷,明明我微笑的模样很帅啊,但井
上总会无视我迷人的微笑,然后跟我聊着聊着就发呆神游太虚了。
  可恶啊,今天晚上再回家努力练习一下,练出更加迷人的微笑才行!我心中
暗暗想道。
  而此时,井上的脑海中开始回想起有泽龙贵跟她讲的话。
  「井上,你实在是太白痴了。象你这样的话,是不可能追上黑崎一护那家伙
的!那家伙的性格我熟悉的很,我和他可是四岁就生活在一起的。」有泽龙贵望
着井上织姬,恨铁不成钢道:「比如上次,你和黑崎一护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你
应该把他拉到暗处!」
  「然后再把他压倒在地!」
  「小,小希(井上是这么称呼有泽龙贵的)」井上织姬羞红了脸。
  「然后用你那巨大的胸部压住他,保证他会乖乖的被你推倒的!」
  回忆就此结束……(本段回忆摘自死神漫画,只是稍加修改。)
  井上织姬这次鼓足了勇气——因为她刚才发现了一护与露琪亚之间手淫的场
面,所以她感觉到了危机感:再不行动的话,一护同学就要被新来的转学生抢走
了。
  所以,这次井上织姬勇敢的正面面对一护。
  「黑,黑崎同学。」井上抱住自己那对巨乳,勇敢地问道:「你……你,喜
欢巨乳吗?」
  咔……我的下巴掉了。
  我实在很疑惑,为什么这位冷艳的井上同学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还没等我回答,井上已经扑到了我身上,用她那对巨乳将我埋没!
  「如果,如果你喜欢巨乳的话……晚上,到我家来,可以吗?」井上用尽了
一生中所有的勇气,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是天降的艳福吗?我脑海中浮现出这么一句话来。
  同时,我幸福地感觉到呼吸困难。这就是被巨乳淹没的感觉吗,好幸福啊,
我要死了……
  真的要死了……
  呼吸好困难……
  巨乳,好历害,无法呼吸了……
  死了,真的要死了……
  但又好幸福,能死在这样的巨乳之下……
  天国的妈妈大人:我将在一分钟后奔向天堂,请为我准备好一间上房。我们
母子俩终于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儿子:黑崎一护上。
                (五)
  今天一整天的,我都精神恍惚。连上课时也无法专心听讲,视线总是不禁意
的瞄向身后的井上织姬。
  井上织姬总是会和我心有灵犀的对望,然后她马上会红着脸低下头……
  我的手里,捏着一枚钥匙……这是井上织姬家的钥匙……在天台上的时候,
她羞怯的将这枚钥匙交到了我的手中,其用意不言而喻。
  这钥匙真实的斛感,提醒着我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在做梦!
  没有做梦!从刚才天台到现在,没有做梦。井上织姬确实是约我晚上去她家
里,她还问我喜欢不喜欢巨乳。
  这真的是那个冷感的巨乳少女吗?为什么她突然之间改变如此之大?
  虽然想不通井上为什么突然间做出了这么巨大的改变,但现在这一切都不是
我在意的。我现在在意的只有一件事情——晚上,去井上家吗?
  废话啊!巨乳美女啊,我从小心目中的最渴望的对象啊。异世界的纲手姬,
我怎么可能会放过!
  今天就算是天上下刀雨,地裂,甚至是世界末日将要来临,也阻止不了我要
前往井上织姬家的决心!
  巨乳啊,打乳炮啊,不知道那么巨大的奶子会不会产奶呢?说起来井上织姬
才高中一年生啊,竟然能长出这么巨大的乳房,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呢?
  时间,在我的期待中一点点的过去。
  就象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放学之后,露琪亚拉住我,在我耳边轻声道:「我今天晚上就不找你了,我
先过去定制一件乳房巨大的义骸,明天我再来找你。」
  说完,她背起包包,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我握拳,激动的泪流满面!露琪亚少女,你真是太给力了!也太配合了!
  我之前还在犹豫着要怎样跟露琪亚解释晚上的事情,因为之前她说过晚上要
来找我谈谈具体合作完成任务的事项。
  没想到我还没想好解释的借口,她倒先给我找了个借口。
  露琪亚少女,你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你哟!我以后一定会加倍的痛爱你的!
口交、手交、足交之后,是乳交!乳交之后就是阴道交和肛交了!我会用心的将
妳打造成一流的床上性伴侣。以我黑崎一护的名义发誓!
  在身后,井上织姬对着我打了个眼色,然后她先一步回家。
  我则激动的掏出电话,跟家中说一下我今天不回去了。
  怀着[鸡动]的心情,我来到了井上家的门前。据我所知,井上现在独自一
个人生活,原本似乎有个哥哥,不过挂掉很久了。
  这样的家庭环境好啊,不用担心在上床的时候,被井上的父母发现……
  掏出那枚钥匙,我心如小鹿在跳。轻轻的将钥匙插入,然后打开了井上家的
大门。深吸一口气,一脚跨入井上家!
  才刚一进门,突然一道人影朝我扑了过来!
  紧接着,两团巨大的咪咪压在我的脸上,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我击倒在地!
  胸袭,就是胸袭!
  胸器,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凶器!足以秒杀百分之九十男人的大凶器!
  只要只个男人,都躲避不了这样的凶器的袭击!除非是百分之十中的男同加
性无能加太监。
  「一护,你来了……我好高兴……你终于来我。我一直怕你不会过来。」井
上有些紧张地望着我,低头将红润的嘴唇凑向我的嘴,紧紧的吻在一起。
  同时她没忘记房门,在推倒我时,她的小脚向后一踢,将房门踢了过去。
  没想到井上竟然变的如此热情,看样子这应该是她的初吻,她只是紧紧的将
嘴唇压在我的嘴唇上,然后吻着我的嘴唇,就没有下一步动作。
  看样子又是个雏呢。
  我只好伸出舌头,顶开她的红唇,将舌头伸入到她的嘴里。
  「唔……」井上马上反映了过来,她学的很快。她轻柔的含住我的舌头,在
嘴里轻轻的吸吮,将我的口水全部吞下。
  然后吐出我的舌头,再次吻上我时,她的丁香小舌已经闯入到了我的口中,
舔着我的牙齿,再调逗着我的舌头。
  还好,在准备来井上家时,我事先刷了牙。否则亲吻时被闻有口味我就悲剧
了。
  「黑崎同学,你喜欢巨乳吗?」井上织姬松开我的嘴,抬起头来,两人的口
水拉成一条银亮的水丝。她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带着点紧张。
  「不会啊,巨乳,我很喜欢呢。」我伸出手来,推在她严重超过普通高中女
生尺寸的乳房。
  然后手指隔着胸衣轻轻捏住她胸衣上凸出的两点,她没穿胸罩……
  此时的井上织姬打扮的很是抢眼。
  她上身着一件紧身的胸衣,只包住了她三分之二的乳房,露出小半白嫩的乳
肉,还有那道可以让人窒息而死的深深乳沟。巨乳之下,露出了她洁白的小腹,
完全的将她纤细的蛮腰展现在人的面前。这样的衣服,对自己身材没自信的女人
可不敢穿。
  胸衣之外,她还套上了一件长及屁股的外衣。下边穿着的是短裙,然后是白
色的丝袜加白色的及膝长靴。
  简单的打扮,却能让人一眼就看出她那S型的完美身材——巨大丰满的胸、
纤细的小蛮腰、挺翘结实的屁股。很显然,井上织姬在打扮上费了一番的心思。
  (这穿衣的风格,有没有感觉到眼熟?)
  平常只见过她穿着土气的学生制服,或是更土气的长毛衣加超长裙,她这完
美的身材竟然从来没有真正展示给人看过。
  其实,我感觉井上这样的身材,如果穿旗袍的话会更好。旗袍那种衣服,专
门为真正有身材的女人制定的。它能更好的突出女人的胸腰,屁股以及大腿!
  「乳头硬起来了,很有感觉吧?」我熟练的捏着她的乳头,左手捏着她的乳
头上下拉扯,右手刚捏着她的乳头转圈。这是最能给女性乳头再来刺激的几种方
法之一。
  「嗯,有感觉。麻麻的,好舒服。又好象整个乳房里面都痒起来一样。」井
上双眼迷离,美眸中就象要滴出水来一样,动情的样子太可爱了。
  「太好了,我一直害怕我的乳房太大会让你讨厌。你喜欢的话就太好了。」
井上织姬伸手握住我的搭在她巨乳上的双手,我这才发现井上的手心竟然是湿湿
的,是汗水?刚才她在等我的回答的时候,竟然紧张到手心流汗!这真的是我印
象中的冷感的,跟我说话时完全无视我只顾着自己发呆的井上织姬吗?
  「啊……我怎么把你压到地上了。」井上似乎突然反映了过来,她连忙从我
身上爬了起来,然后将我从地上拉起。
  不是吧,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动情的呻吟,然后配合着我脱衣服,再开始打
乳炮的吗?怎么会想到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不要啊,不用接我起来,用你的巨乳再次将我压倒,用那对凶器尽情的偷袭
我吧。这是我的心里话。
  但没有讲出来,毕竟我还没有犯贱到这种程度。想想也就罢了,讲出来的话
很可能会让井上织姬鄙视我的。
  气氛完全被破坏了啊,好强大的能力,冷感女果然是冷感女,轻易之间就打
断了我苦心营造起来的气氛!
  可怜的黑崎一护同学,他完全不知道,井上织姬根本就是一个天然呆加反映
迟钝。你给她讲一个笑话,她都可能要三分钟后才会突然领悟过来,然后哈哈大
笑……
  对付这样的女人,你用不着搞什么气氛,因为那对她来说基本上效果很弱,
你要做的就是直接扑倒她,压住她,强行上她,用她的嘴口交,用她的巨乳打奶
炮,日她的小穴,爆她的菊花!
  我被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边上是一张一人高的小茶几,桌面是玻璃的,有
两层,第一层的玻璃距离第二层实木层约有两寸,中间的距离正好可以躺入一个
人。
  「黑崎同学……要……要先喝点什么吗?」井上显的有些紧张,她手上端过
了一个酒瓶和两个酒杯,嘴里却在问我想要喝点什么。
  「随……随便喝点什么吧。」我嘴角有些抽搐。
  我突然有点顿悟的感觉,似乎井上同学并不是冷感?而是……有点呆?不,
应该是错觉吧,井上同学怎么可能是呆呢,明明是这么冷艳的一个女人。
  井上织姬来到了我的面前,弯腰将酒瓶和酒杯放到桌子上。
  当她弯腰放酒瓶的时候,腰际的短裙因为这个动作拉了上去,露出了短裙中
那洁白的小内裤。
  小小的内裤完全包不住她丰润如满月一样的臀部!随着弯腰的动作,小内裤
被崩紧,一点点的缩到到她两瓣屁股之间。顿时,她洁白的屁股已经完全展现在
我的眼中。
  我顿时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井上织姬的屁股,迫使她分开双腿,并将她的臀
部提起,令她整个人呈趴在桌子上的姿势。
  「唔……黑崎同学……好羞人……」井上的上半身都趴到了桌子之上,两只
巨大的奶子被体重压成了扁扁的形状,让人更加想痛爱她一番。
  我伸出手指隔着内裤按在她的阴阜位置,用手指轻轻地勾勒着她的阴道缝,
同时将脸埋到她的屁股中,享受着两团丰满的屁股肉夹着脸时的感觉。
  「唔……唔……流水了,流了好多……」井上伸手捧住自己的脸,她只感觉
自己的肉穴被一护的手指碰触后不断的向外流着水,很快就将阴道位置的肉裤打
湿了,她的阴阜的形状也被勾勒到了湿润的肉裤之上。
  「湿的差不多了。」我嘿嘿一笑,然后伸出手勾开井上的肉裤,露出了井上
两片屁股中那朵粉红色的肛菊。
  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顶住她的屁眼。她的肛括肌被我的手指一碰,马上
一下子紧紧的收缩起来。
  但很快的,又在井上有意识的放松下,屁眼的肛括股强行放松了开来,一朵
漂亮的肛菊在我的眼中绽放。
  我的手指顶住她的屁眼,然一点点的挤了进去……
                (六)
  井上织姬的屁股很肉、很丰满,掰开她的臀瓣便能看到圆圆小屁眼,微微的
鼓起,向内皱着紧紧的。
  我的手指压上屁眼后,井上织姬有意识的配合我的动作,努力的松开屁眼,
让我手指一点点的埋入到了她的屁眼之内。
  当我的手指埋入到她屁眼中后,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一片温暖的肠肉包
围了。我轻轻动了动手指,能感觉出触感很好,肉肉的,舒服得我都不想抽出手
指。
  这么丰满的屁眼,用来肛交的话再好不过了!象那种娇小没几两肉的屁股用
来肛交的话,她痛,我更痛。瘦小的屁股没肉都是骨头,到时烙的男人的鸡巴隐
隐生痛,那就不是享受,而是受罪了。
  「井上。」我的手指在井上织姬的屁眼里轻轻搅动,她这肉肉的屁眼玩起来
好舒服:「你今天有洗屁眼了吗?」
  「啊……连屁股也要洗干净吗?要不……我现在就去洗?」井上织姬转过头
来,有点焦急的望向我。
  说到这里,她甚至又想从桌子上爬起来,去洗屁屁。
  「……」好吧,如果到了现在,我还不能发现井上织姬其实是脱线的女人的
话,估计我就是个脱线的傻瓜了。
  我现在可以肯定,井上织姬她绝对不是冷感的女人,应该是反映迟钝才对。
  这一次,我又岂会让她再次打断我好不容易搞起来的暧昧气氛?所以我伸出
手来,啪的一声拍在她屁股上。
  「别动……专心一点,别想其他东西。」我不得不警告一下她,如果她被我
插的时候,突然走神的话……那对我的自信心来说将是无比惨重的打击。
  话说,井上织姬的屁股好丰满,手感真赞啊。我这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后,
她的两瓣屁股肉竟然整个颤抖了起来。
  「啪!」我忍不住再次伸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掌。
  「呜……黑畸同学……呜……」井上上半身趴在桌子上,一对巨乳被她的体
重压成扁扁的两团,很是性感。
  此时的她一边呻吟着,一只手伸到自己的嘴里,小嘴咬着自己的手指,忍耐
着我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她的屁股。
  好奇怪,明明屁股被黑崎同学打的很痛,但为什么又有点麻麻的感觉,又变
的有点舒服起来了?而且下面小洞里的水也流了更多了呢。井上织姬羞红了脸,
咬着自己的手指,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了……
  啪!啪!啪!我一连打了数十下。
  井上织姬雪白的屁股被我打成通红……
  「痛吗?」我用手轻轻揉着她的屁股。
  「痛……但是黑畸同学喜欢的话,我会忍耐的……而且,一开始很痛,但到
后来时就麻麻的,有点舒服的感觉……」井上织姬羞红着脸,细声说道。
  真是个好女孩啊!我热泪盈眶,而且井上织姬很可能拥有着受虐的体质呢。
  我低下头来,抱住她的屁股,伸出舌头轻轻舔起她被我拍红的臀瓣。
  「黑畸同学……好痒……」井上织姬轻轻摇动着自己的屁股,让她丰润的屁
股不时的碰触到我的脸上,带来美好的斛感享受。
  此时的她感觉黑崎同学的舌头每舔到哪里,哪里就象火在烧一样,痒痒的,
却又一直火热到她心头里。她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 上一篇:【迷踪奸影】 下一篇:【埃娜的惊人之举】